追蹤
✿豬蹄子(*ˊωˋ*)σ
關於部落格
_儘管如此仍試圖留下些什麼的人生_
  • 421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愛友同人文✾我最親愛的主人

那是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,學校體育館由於空調年久失修壞了,裡頭溫度爆增,悶的讓人喘不過氣來,一群學生被迫坐在鐵椅上,無奈聽著台上一個個老伯伯大叔反覆朗誦著同一句話…

「呼咳咳…老…老師對不起!我遲到了!」一名少年以百米衝刺速度衝進禮堂,著急的對班導喊著,不停鞠躬。

「白樂同學…開學第一天就遲到,你也真厲害…快找空位子坐好!」班導皮笑肉不笑的指著空位子,命令著。

「好!哇-」他匆匆忙忙的從小到不行的走道擠進去,一不小心就被椅子絆倒、撞上不少人,最後整個人不偏不倚剛剛好壓在一位男同學身上。

「你在幹什麼啊?!真是的!」看著那問題兒童到處惹麻煩,班導對這新班級感到胃疼。

「唔…痛…同學!你沒事吧?真的很不好意思!」少年著急的像身下人道歉,絲毫不清楚自己目前的姿勢有多微妙,神經大條的令人無言。

「我沒事…可以請你快點起來嗎?白樂同學。」莫名被壓在底的少年臉上表情平靜如水,說話像是不干自己事般的平淡。

「啊!對…對…對不起!」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蠢事,他紅著臉起身走到空位,乖乖坐好。

國一時,在開學典禮上發生的點滴…

這就是他們倆初次相遇。

 

 

白樂,今年正值青春年華的15數開朗少年。

沒事喜歡在豔陽下盡情散發汗水,在球場上奔跑。

原本一直無憂無慮的他最近很困擾…

 

 

「啊!早安!江日陽!」他笑容滿面的對剛踏進教室門的少年喊著,活力滿點。

「嗯,早啊。」少年微笑,簡單回應他。

「那個…今天是…啊…那個啊…」巧克力!巧克力!有友情證明的巧克力!他手腳並用想用心電感應讓他知道自己的想法。

「什麼?」很可惜的,他完全沒接受到電波。

「呦!白目樂!人情節快樂啊!」一位同學毫不客氣的用一盒巧克力重擊他的後腦勺,笑說著。

「很痛欸!什麼啦?!」含著淚,他咬牙摸著自己腫了個包的後腦勺喊著。

「歹謝啦,這是人情巧克力啦,送你的。啊!對了!我有個朋友的妹妹的同學想認識你欸,有沒有興趣?聽說不錯正。」那同學帶著有點邪惡的笑容對他說著。

「喔…噗?!什麼?!我才沒興趣咧!」一開始沒聽清楚的他在過了幾秒後激動的臉紅大喊。

「你們慢慢聊,我先走了。」被曬在一旁的小陽微笑說完後便走進教室。

「等等!江日陽!」你不要走啊-阿樂露出被主人遺棄般的小狗眼神凝視著那無情背影。

 

 

江日陽,一個他難以理解卻又想要認識認識當朋友的同學。

 

 

「呦!江日陽!」午休時分,阿樂抱著一堆巧克力,活力滿點的跑到坐在位子上專心看書的小陽面前大喊著。

「怎麼了嗎?」他不解的看著那少年。

「嘻,我想把我收到的人情巧克力跟你一起分享嘛!你收到幾個啊?」將巧克力放好,他笑容滿面的拉開他前方坐位的椅子,坐下,並好奇詢問著。

「一個,要茶嗎?」小陽默默的將剛剛中午用餐時沖泡的紅茶拿出來,問著。

「欸?!騙人!連我都有五、六個了!」阿樂一臉訝異的激動喊著。

「騙你有錢拿嗎?」他微挑眉反問到。

「可…可是…」不知為何,他感到一陣不公平,不服氣。

「反正我也不喜歡甜食,沒關係啊。」他若無其事的倒好兩杯紅茶,將其中一杯擺到他面前。

「江日陽!你等我!」阿樂起身大吼著,說完便迅速跑走。

「白樂?」他愣愣的望著那逐漸消失的背影。

 

 

這裡是三年級教室…

「蛤?你說什麼?小弟弟?」小妍有點傻眼,不敢置信的重問了一次。

「你…你有沒有找錯人?」雨晨有點不敢相信的問著。

「沒有!請妳教我做巧克力!江日陽的姊姊!」阿樂相當認真,大聲且真心的對眼前人喊著。

「可是為什麼要我呢?」雨晨不解的問著。

「因為…妳比我了解江日陽他喜歡什麼啊…我…我…我只是看他有點孤單,想說做個人情巧克力送他而已喔!」他急忙解釋。

「顆顆,是喔。」阿B臉帶欠揍笑容表示。

「顆顆,一個人也好閃啊。」阿昊頂著一張去死去死團標準去死臉表示。

「你們兩個要玩給我去旁邊玩。」小妍緊握拳表示。

「嗚…好!我願意陪你一起做巧克力給小陽!你真的很喜歡他這朋友呢!」姊姊表示好感動。

「謝謝妳!江日陽的…不,雨晨學姐!」他露出天真笑容答謝著。

「呵,我可以幫忙嗎?多一個人手比較快呀!」小潔微笑提議。

「我也想玩-好痛!你幹嘛啦?!李曜琰!」阿昊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某人大力踹了一腳。

「那裡可不是讓你玩的地方,要幫就專心幫。」阿琰冷冷的對他說著。

「呿!」阿昊撇頭不悅中。

「嗯!謝謝學長姐們!」阿樂笑嘻嘻,不停向學長姐們鞠躬道謝。

 

 

「姆…要先融化啊…不過是這樣嗎?」阿樂看著瓦斯爐上鍋子裡巧克力疑惑問著。

「奇怪…怎麼看起來怪怪的…」雨晨歪著頭疑惑盯著那巧克力。

「欸呀!巧克力不可以直加熱!要隔水啊!」小潔急忙把火關掉,緊張說著。

「欸欸欸?!真…真的嗎?!」阿樂慌亂問著。

「該怎麼辦?!該怎麼辦?!」雨晨手足無措喊著。

「雨晨學姐,妳怎麼比我還慌張啊?」他困惑望著跟自己一起困惑的少女。

「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做巧克力啊!」她坦白說著。

『耶?!』一群人表示震驚。

「好了!不要在聊天了!小心等下老師就來了啊!」小潔提醒著。

「啊!對…對齁!」回神過來的他們又開始手作巧克力之旅。

一群人手忙腳亂的融巧克力,將巧克力到在容器裡等待冷卻…

 

 

「終於做好了!謝謝各位學長和學姐!」滿臉巧克力的阿樂開心的喊著。

「不用客氣…欸呀!糟糕!今天美術社要開會啊!雨晨!」小潔著急的喊著。

「欸?!真…真的嗎?!怎麼辦?!」雨晨慌亂問著。

「今天籃球隊也要開會啊,慘了。」阿琰扶額,有些頭痛的說著。

「耶?什麼時候說的?」阿昊完全狀況外。

「剛剛,小妍姐不是也有攝影社的事要去忙嘛?」阿琰輕彈了彈他的額頭後向小妍問到。

「啊!對…對欸!我都忘了!」小妍看了看四周人表情後,恍然大悟的喊著。

「咦?不好意思!都是我耽誤到學長姐們的時間!」阿樂深感愧疚的鞠躬道歉著。

「沒關係啦,是我們自己要跟來幫忙的!不過這些器具可能要麻煩你收一下了,對不起學弟…」小潔溫柔說著。

「嗯!我很會洗碗,不用擔心!這些交給我就對了!」他笑嘻嘻回答,拍了拍胸脯表示。

「那我們先走了喔!學弟你加油!」小妍離去前向他大喊。

「嗯!」他面帶笑容向他們揮手。

「阿…阿樂,我有些話想跟你說…」雨晨有點心情複雜的看著他。

「欸?雨晨學姐怎麼了嗎?」阿樂問著。

「小陽他不太懂得怎麼表達自己,所以常把自己鎖在屬於自己的小小世界裡…」她一直很擔心弟弟的人際關係,因為他們太像了,尤其是個性,「我想拜託你…請你打開他的心房讓他能走向人群!」

「我嘛…」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…

「我相信你可以的,絕對!」雨晨握住他的手,肯定的對他說著。

「嗯!我會努力不讓學姐失望的!」阿樂看著那肯定眼神,有了一點信心,答應著。

好溫暖…

他也想將這份溫暖傳給那傢伙…

「呼終於洗完了!時間還很久可以先睡一下吧!姆哈-」將碗和鍋子擺好後他打了一個哈欠,隨後便趴在長桌上沉沉睡去…

 

 

「…白樂?白樂?怎麼會在這裡睡著啊…」被叫到烹飪教室裡的小陽疑惑的看著那睡的正熟的少年。

「…喂…江日陽啊…」過沒多久,他開始說起夢話來。

「欸?說夢話嘛…」小陽有些嚇到的看著他。

「…你啊…是個超級大笨蛋!!!」聽的出來他正在夢裡大罵他。

「被笨蛋罵笨蛋了啊…」他有些哀傷的凝視著那不停說夢話的少年。

「…超級大笨蛋!!!總愛拒人於千里之外!!!…但是啊…我還是好想…好想跟你當朋友啊…想收你的巧克力啊…」他越說越小聲,最後變成平穩的呼吸聲…

「噗…哈哈…如果是你…也許我可以不用有所防備了吧?」他打量著那熟睡的臉龐,單純天真。

「姆…嗯?江…江…江日陽?!你…你…你怎麼在這裡?!」巧…巧克力!不能讓他發現巧克力!過沒多久,終於清醒過來的他緊張到結巴的大喊著,並將剛剛的辛苦結晶拼命藏起來。

「因為我姐跟我說你有事找我啊。」小陽皺眉說著。

「欸?嗯…是…是喔…」他開始猶豫要怎麼給他巧克力了…

「巧克力。」小陽突然說著。

「欸?!什麼?!」以為被發現了的他驚恐喊著。

「你不是說想要巧克力?」他微笑拿出一盒包裝精緻的巧克力,遞給他。

「喔喔喔!巧克力!喂…等一下…這個給你!」興奮望著巧克力的他思考了一下,最後決定將傑作公諸於世。

「這是…?」小陽困惑的望著那形狀特殊的巧克力。

「我剛剛請人教我做的巧克力…長的有點奇怪啦…不過吃了大概不會送醫院吧…」他有點心虛的說著。

「噗…哈哈哈…謝謝你,阿樂。」他燦爛笑著,並對他道謝。

「欸…?你剛剛叫我…」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他戰戰兢兢重新問了一次。

「我們不是朋友嘛?叫你阿樂不行嗎?」小陽微笑說著。

「當然可以!那…那…那我…我可以叫你…」他開心的喊著,並開始思索著自己要稱呼他為什麼比較好。

「主人如何?」小陽微笑提議。

「嗯!主…等等!開什麼玩笑啊?!江日陽!」差點上當的他紅著臉大喊。

「因為你跟狗一樣可愛嘛。」他繼續微笑說著。

 

 

他叫白樂,一個正值青春燦爛15歲的開朗少年。

最近他長期煩惱解決了不過多了個小困擾…

 

 

「左手。」少年對他伸出了左手。

「蛤?」他不解的跟著伸出左手,放在他手心上。

「右手。」收起左手,他又伸出右手並喊著。

「姆?」他乖乖的將右手放在他手心上。

「好乖啊,阿樂。」他燦爛笑著,並輕撫了他的頭髮。

「我才不是狗咧!」他臉紅紅的大喊著。

 

 

他們成了有著主人與寵物關係的微妙朋友。

 

 

[完]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